伊金霍洛旗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关于转发《鄂尔多斯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关于印发2018年全市职称改革工作安排意见的通知》的通知
《最终王冠》8月9日全平台公测

恋与制作人最新剧情摘录,涉及剧透慎入!!


李泽言真的越来越忙了。他的忙碌不仅表现在来去匆匆的脚步和接不完的电话,还有越来越深沉的脸,眼下越来越深的乌青。直觉告诉悠然,华锐从来不足以让他这样忙碌,他好像有更重要的事情,这样子还要来医院每天照顾悠然。

“李泽言…那个,你以后不用来了。”

李泽言停下脚步,很诧异的眼神望着悠然。

“我已经没事了,精神越来越好了,可以把屋顶掀翻了。”

听到这里,李泽言的嘴角有一丝上扬。

“所以你不用每天来医院了,再说,我还有两天就出院了,没问题的。”随之露出笑容,让李泽言大可放心。

“......晚上睡觉不盖被子的人最没资格说这句话。”

“什么时候??”

“昨天。”

“你昨天不是走了吗?”

“折回来拿点东西,就看到你那样了。为什么突然和我说这个?”

“你觉得我没有能力兼顾公司和你?”李泽言很认真,停下手中的工作,跟悠然辩论起来。

“不是的,只要是你想做的事情,没有什么是做不到的吧。其实我想了很久,我保证会照顾好自己。”

李泽言挑挑眉,似乎不大相信这话。

“就这么说定了,从明天开始你不用来了,谢谢你!”

出乎悠然的意料,李泽言思考了几秒后竟然点了点头,答应了这个要求。

到了晚上,悠然翻来翻去有点睡不着,想到今天的李泽言真是难得的好说话,毕竟住进医院以来,他在每件事上的态度都比以前强硬很多。不许这个,不许那个,什么都要由他来决定,虽然嘴上没那么说,不过他肯定自己感到很愧疚。

什么时候能出院啊,毕竟想着那件事。这时,走廊上突然传来一阵悉悉簌簌的声音。悠然紧紧捏着被子,放慢呼吸,竖起耳朵认真地判断。那声响安静了一会又再次响起,还夹杂着嘶嘶拉拉的电流声,让悠然不禁起了一身鸡皮疙瘩。连着按响床头的呼叫铃,却没有任何回应,李泽言说过这一层只住着自己一个人,怎么办?悠然努力让自己镇定下来,缓缓地打开灯,在床头柜搜出一本最硬的文件夹,攥在手里,慢慢走下床。突然“啪”的一声,走廊里传来玻璃破碎的声音,悠然开始觉得昏昏沉沉,像是有人在拉自己一般,双脚不受控制,重重地摔在地上。这时,狂风卷起窗帘,呼啸的风灌满整个房间。悠然抱住脑袋,就在意识快要被吞没的时候,耳边的电流声戛然而止,不仅仅是电流声,一切声音都消失了……

悠然紧闭着眼睛,心都快要冲出喉咙。此时一双手搭在了悠然的肩膀上,“啊,救命!”

“你睁开眼看看我是谁!!”

这个声音!悠然的心一瞬间回到胸腔,抬起头,缓缓睁开眼睛,灯光侵入视野,眼前的,是面色铁青的李泽言。他的视线从大开的窗户移开,然后牢牢地盯着悠然,胸膛里还有一些起伏。

“你没事吧?”

悠然点了点头,脑袋晕乎乎的,还停留在刚才那尖锐的破碎声。

悠然慌乱地指着头顶上的灯,却惊讶地发现,一幅壁画静静地停止在空中,不仅仅是画,飘动的窗帘,流转的光影,还有滴答作响的时钟……都停止了它们的呼吸。

整个房间安静的只剩下悠然和李泽言两个人的心跳,扑通,扑通……

悠然看着李泽言,有些慌乱。

李泽言仔细打量了悠然,长舒了一口气。

“刚才停电了。”然后目光停留在悠然光着的脚上。

“我收回之前答应你的话,你根本就没有照顾好自己的能力。”

话音刚落,李泽言把悠然抱了起来,稳稳地把她包裹在怀里。

“我看你是不想好了。”

“不是的,刚才真的很吓人,我一着急忘了……”

悠然眨眨眼睛,后知后觉地鼻子一酸。

李泽言张了张口,似乎还想责备什么,又收了回去,轻轻把悠然N放在病床,一言不发地替她穿上袜子。

悠然看着李泽言的后脑勺,不禁想起认识以来,好像没都是自己抬头望他,现在他毫不在意地蹲在自己面前,心里就如同海面上掠过的一阵微风。

悠然就这样怔怔地看着李泽言,连他站起身都没有挪开视线。

“吓傻了吗?”看着悠然呆滞的脸,李泽言皱了皱眉。

“怕了?”语气很轻柔,黑色的眼眸里是让人安心的光影。

悠然迟疑地回过神,摇了摇头,这样看他,心里感觉很平稳踏实。

李泽言上前去关窗户,窗户明明是关着的啊,奇怪,悠然突然想起刚才玻璃破碎的声音,眼前的窗户却完好无损,难道都是幻觉?

“可是……”

“好了,停止你的想象,只是正常的停电。有我在,什么都不会发生。”

“不过,你怎么会在这里,这么大半夜的?”

“我在隔壁。”

“所以你一直没走?”

“我还分得清什么更重要,现在赶紧去睡觉。”李泽言的语气透着不可抗拒的严肃。

“我睡不着,本来心里就有些不安,现在更加睡不着了。“

李泽言盯了悠然许久,然后叹了口气,快步走出病房,再次回来的时候,手上多了件外套。

“穿上。”

“这是要出门吗?你不是要出门散步吧?”

李泽言甩过来一个“闭嘴”的眼神,悠然乖乖地不再过问,穿上了外套。

跟着李泽言走到一直紧锁的落地窗前,拉开窗帘的那一刻,悠然不禁张大了嘴,一个四周被玻璃封住的开阔的阳台出现在面前,头顶是深邃的夜空,脚下是城市的万家灯火。

“这里好漂亮。”

李泽言拉过一把椅子,示意她坐下,他自己却站在栏杆前,双手撑在上面。

“我以前没有发现还有这么个阳台,不过为什么带我来到这里?”

“不是想消除不安吗?这就是我的方式。”强大的李泽言,也会有不安的时候吗?

“你是想告诉我,看天空可以消除不安吗?”

“不是,看脚下。”说着用手指着下面的建筑。

“当整片城市都在脚下的时候,心里的不安就会消除。”他这句话似乎在和悠然说,也似乎在跟他自己说。

悠然顺着李泽言的目光往下看,城市灯火通明,深夜依然川流不息。悠然看不清行人,却好像能从摇曳的灯光中感受到一丝平静和温馨。悠然看着李泽言的背影,此时此刻他是否也有相同的感受呢?

“以前总觉得看天空心情会好,没想到这样俯瞰城市感觉也不错。”

“这不是难事。只要你想,你也可以做到。”

悠然从来没见过这样的李泽言,褪去了往日的锐利和倨傲,他的头顶被月光镀上了一层柔和的边。可能是这一刻太过温柔,悠然都不敢相信她的眼睛。

“你也会有不安的时候吗?”

李泽言转过身,在光的照耀下,他的双眸有些慵懒和明亮。

“会。”

“我还是第一次听到你说这样的话。”李泽言没有像平时那样反问她,而是挑挑眉,示意她继续说下去。

“总觉得你没有什么做不到的事情,好像什么都不缺,什么都很顺心。不安这个词,也和你没有一点关系。”

李泽言走到悠然身边,“工作和生活从来不足以影响我的心情。只是这世界上有一人,从来没让我放下心。”

悠然转过头,怔怔地看着他的脸。感受到她的目光,李泽言笑了一下,再次开口,说话也带着笑意,“我很想知道你每次对着我的脸看半天的时候都在想什么。”

“我明明在看那颗星星。”

李泽言看着无星的天空,轻笑了一声,不再说话。

“其实我在想,你好像已经不是我印象里的李泽言了…”

“在你的印象里,我难道不是扑克脸和不拘言笑的k吗?

“你还记得呢…”

“你老是在我面前提起,想不记得也难。”

“毕竟我第一次见你的时候,你就板着脸,不过我觉得这次醒来之后,你好像有点不一样了。没有以前那么毒舌,大部分时候都很好相处,只是有的时候,你比较强势。”

“嗯?”

“比方每天吃什么,每天就给一份工作文件,还有九点必须睡觉。”

李泽言没有回应悠然,只是目光落在刚才大开的窗户,他的眼神似乎在说,看,这就是你照顾自己的杰作。

“你最近这么照顾我,是因为我救了你吗?”

悠然看着李泽言,战战兢兢地问出这段时间心里一直埋藏的疑问,只是第二个问题,始终没有开口。

“不全是。”

“那是因为什么,5岁的时候吗…”

“你那个时候才5岁。”

“诶,我怎么听不懂了?”

“因为*****。”

“你又把我当笨蛋!”

“承认笨使人进步。”这句话让悠然有些脸红。

不再说话,看着眼前逐渐消失的灯火,这里果真像李泽言说的那样,让人安心。

“其实,我不想一直躲在安全的地方,一直被保护…也不想,一直被当笨蛋。”这时李泽言已经侧过头来,看了悠然许久。

可能是深夜太平静,悠然心绪如同平静的湖面,倒映着皎洁的月光。困意绵绵,灯火在悠然眼里模糊成一片光晕,渐渐合上了眼睛。感受到肩头的重量,发现女孩已经靠在他的肩上睡着了。

“随时随地都能睡着,你真是心大。一天到晚胡思乱想,回答了你又听不懂,不是笨蛋是什么?我对小时候的你只有愧疚和后悔,明白吗?”

脚下的灯火已经所剩不多,整个城市是黑漆漆的一片了。李泽言看着紧闭的窗户,深邃的眸和黑夜融合在一起,让人看不清楚里面的光。从刚才,危险的气息一直在空气中凝固,他的呼吸变得和女孩一样平缓。

“我会不惜一切代价,让你远离那些危险和纷争。你想做的事情,我会放手让你去做,只是现在,还不是时候,所以,你要乖一点。”

李泽言抬起头,发现刚才还清光一片的夜空已经被云层覆盖,远处的地方,笼罩着黑色的风。他看了天空许久,感受到风暴就要来临了。

留言与评论(共有 0 条评论)
???
验证码:
文章总数
8944
下载次数
896733
评论总数
1
访问总数
900729